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近邻新闻 行动研究中心 社区教育中心 流动人口服务中心 联系我们
 文件下载
 
 行动研究中心
《社会改变取向行动研究》系列文章(一)
发布时间:2016/8/30  浏览次数:801   

前  言

    2008年以来,中华女子学院的杨静教授与其所带领的北京近邻以及大陆的一群年轻人开始学习和传播来自台湾辅仁大学夏林清教授在台湾所推动的“社会改变取向行动研究”。该行动研究的核心理念为“培养好的实践者,寻求人性化的社会改变的途径”,它致力于社会实践和社会改变,包含了一套指导实务工作者如何扎根于本土的实践中去找到行动力量的方法。该行动研究适合于社会工作专业引用,有助于实务工作者认识到在实践中行之有效的理论是什么、这些理论如何产生并发挥着怎样的效用,也能够避免简单借用理论对丰富的实践经验贴上标签。

    本系列文章是北京近邻与《中国社会工作》杂志合作开辟的传播行动研究的专栏。以一群大陆农村社区草根组织的青年工作者以及台湾行动研究的前行着在学习和实践行动研究过程中的实务工作和成长经历为样本,书写其对行动研究理论和操作方法的理解、对于实践的反思和领悟,为大陆的社会组织工作者和社会工作同行提供一种思路和行动的借鉴。


      一把促进有效改变的利器

——“社会改变取向的行动研究之于社会工作

中华女子学院 副教授 

北京近邻社会工作发展中心 理事长  杨 静


     作为一门实践性学科,社会工作的研究并非只是为了做研究而研究、为建构理论而建构理论,而是为了实践而研究,这正是社会工作知识的本质与其他学科相区别之处。也因此, 些年在飞速发展的社会工作教育和实务中,不断推出和引进行动研究、实务研究、证据为本(询证)研究等研究方法,旨在寻求一种细缝处对接理论和实践的沟壑、促进实务的改变。本文所介绍的台湾辅仁大学夏林清教授引入到大陆的社会改变取向的行动研究也是其中一,由于篇幅所限,本文只能简单介绍其核心思想。



大陆行动研究的发展脉络和现状

 

在中国大陆,行动研究最多发生在教育领域的教学和课程改革中由教育研究者、管理者作为研究主体所进行的教学与教育改革的研究。其次应用于发展领域中,如 20 世纪 90 年代参与式发展理论随着国际援助项目引入中国,一些发展工作者在农村和民间等推动参与式发展的理论和实践,参与式的行动研究也因此被使用。近些年来行动研究逐渐应用于 NGO 和社会工作实务领域,推动实务工作者改善实务。随着社会工作专业教育和实务的发展,这类研究逐渐多了起来。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 台湾辅仁大学的夏林清教授逐渐发展和完善的社会改变取向的行动研究被引入大陆高校的心理学、教育学界,近些年在大陆 NGO 实务领域也开始生根发芽。

 


社会改变取向行动研究的核心内容

 

夏林清教授发展的社会改变取向的行动研究,主要继承其导师唐纳德·A·舍恩所著的《反映性实践——专业工作者如何在行动中思考》中的反映性实践论与克里斯·阿吉里斯的《行动科学》所揭示的不同行动理论的核心思想,在此基础上转承勒温团体动力学和杜威研究即民主的实践等思想并呼应批判理论学派哈贝马斯和女性主义的理论脉络,在应对台湾工业化、城市化、专业化的实践中加以应用并发展、丰富了实践取向和批判解放取向的行动研究而形成的一种社会实践路径。其研究范式属于肖恩以及阿杰斯所阐述的实践认识论,即“行动/实践中认识”是一种人们隐含在日常行动中或专业实践中的一种知识,人们可以通过“行动/实践中反映”来揭露与理解这种隐性知识,并对之进行批判与修正,从而形成新的行动策略,这个循环不断的行动/实践过程就叫反映性实践,由此可见,反映性实践就是这支行动研究的方法论。该行动研究强调是行动者在自己的社会位置上所进行的研究工作。行动者只要是清楚地站在自己的社会位置、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处境,对自己的工作、社会关系或者行动所进行的研究就是一种行动研究。

 


这种行动研究的核心思想是:

 

       1.它是一切参与行动的人的自主研究,实践者即为研究者,打破了以往研究者与行动者的分立以及行动研究也是学者进行研究的传统。它强调研究中的协同关系而不是替代关系,让实践者在研究中的主体性突显,改变了研究中的权力关系。


    2.实施行动研究的结果不只是改善了实务工作者的实务工作,同时改变了实务工作者的生命质量,人的改变是其最终的目的。

 

    3.研究资料主要来源于故事。因为故事中隐藏着实践的知识、变与不变的节点;故事中能反映一个人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视框;故事中能看到一个人与其家庭、社会关系、社会位置和社会环境之间来回互动的关系。

 

    4.研究的核心方法是“反映对话”。对行动进行反映不仅是指在行动中思考或理解,而且是涵盖着思想、情感与行为表现的对话活动(自己与自己、自己与他人),因此可以说,反映对话是反映性实践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通过自己与自己的对话或者通过协同探究者对实践者的反映对话,揭示实践者从未知觉的行动视框、默会的知识经验等,以此打开层层包裹的情绪、被折叠的经验等,如镜子般照见自己,清晰辨识自己的思想和行为逻辑。


    5.找到个人、家庭、社会连接,发挥着协助行动者和他人看清“人的复杂情景脉络”的作用,深刻、立体、多层次地理解人,人性化地对待人的关系并从个人的历史和他人的经验中,协助寻找让生命变与不变的节点以及在地“改变”的知识和方法。


    6.它不会让研究者将行动研究作用止步于发表和出版以及停留在观点争论上,而是一套指导你如何扎根于本土的实践中去找到行动力量的方法,它致力于社会实践和社会改变,将寻求和促进改变作为核心要义。

 

这支行动研究的路径是关于我们在此时此地的历史与社会脉络里面,如何观照理解自己的主体经验与其他主体的经验,并在此理解的基础上,穿越界线与差异,互相连结感通,进行协同的行动与探究,以造成理想的内外改变,从中滋养生命、成全彼此。它是一种行动者自我觉醒地对其自我、对自我之行动历程,对自己的行动在什么样的社会关系脉络、社会位置情境与社会环境结构之下产生什么影响所进行的自主探究。它打破了感性与理性、客观与主观、微观与宏观的区分,找到了使之相通的通路,将人的改变与情绪、情感、家庭、社会结构和制度等关联起来,全方位地看人和理解人。


我在这些年的学习和实践中深刻体会到,夏林清教授在台湾所实践的社会改变取向的行动研究,将来自于西方的行动研究精神经过本土的实践并活化出来,不仅指导和推动着台湾社会改变的实践,更让我看到了一群使用行动研究作为社会改变工具的实务工作者因此而活出的丰富多彩的生命力量和行动力量,这是该取向的行动研究对行动研究理论的贡献和丰富。



  社会改变取向行动研究对社会工作的效用

 

行动研究是行动者探究社会及改变之道,社会工作者也是穷其所有促进改变,因此社会工作者即为行动研究者,其工作过程就是一个行动研究的过程。本文由于篇幅限制,我仅仅将该取向的核心技术“反映对话”对社会工作发挥的效用进行简单梳理和介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区辨实务工作中遵循的信奉理论和使用理论。

 

我们通过反映对话会发现实务工作者在其工作过程中有一个有趣且普遍的现象,即宣称所用的理论与实际中应用的不是一回事,这就是行动科学家克里斯·阿吉里斯在其《行动科学》中揭示的人们的行动理论,他认为“每个人都存储很多概念、图示、基本模型,并会在面临一个独特情景时从经验库中取出一套程序来设计自己对环境的了解与行动方案,这套设计的程序就叫行动理论”。行动理论有两种,一种是信奉理论,一种是使用理论。信奉理论指的是个体宣称他遵守的理论;使用理论是由实际行动推论出来的理论,即支持行动的理论、和行动相一致的理论。信奉理论和行动理论的冲突有些像我们经常说的“言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需要强调的是这是两种不同的行动理论,实务工作者可能意识到,也可能没意识到信奉理论与使用理论的不一致。揭示这一点非常重要,一方面有助于实务工作者认识到在实践中行之有效的理论是什么,如何产生并发挥着怎样的效用,它可能是建构本土社会工作理论和方法的基石,同时也避免简单借用信奉理论对丰富的实践经验贴上标签。


   2.提升实务工作者内隐的经验知识,使之成为自己实践知识的生产者和拥有者。

 

无论是社会工作者对于服务对象、督导对于督导对象、教师对于学生、研究者对于研究对象……如果能做到一个进行反映对话的协同探究者,则可以将自己和其研究的对象变成合作伙伴,用其理论和研究贴近实践者,协助实践者揭示其内隐的实践经验,让实践者从第六感以及经验入手的行动上升为有清晰理论指导下的实践行动,提升与外来的理论对话的能力,并最终产生属于实践者自己的实践知识,成为命名世界的主体;打破长期以来实践者和理论研究者分立,理论高位、实践低位的局面,让实务工作者成为实践知识的生产者和拥有者,而不要总是被别人总结、概括和言说。


   3.将社会工作平等助人关系以及赋权理论等落到实处。

 

  社会工作强调助人关系中工作者和当事人不是“为了”(for)和“给”(to)的关系,而是“一起”(with)的关系,社会工作的目标是增加当事人掌握自己命运的能力和权力,提升当事人的主体性。如果社会工作者成为协同当事人进行反映对话的协同探究者,那么协同探究者的身份就会不断促进当事人对自己问题的思考,充分挖掘当事人的主体性,站在当事人的情境和脉络中找到他可以改变的、切实可行的方法等,并在彼此的协同行动中不断来回检验是否将赋权理论、平等关系在工作过程中的细致处体现出来,产生一起改变的效果,做到知行合一。

 

   这些年学习和推动该取向的行动研究的过程中,让我深刻感受到夏林清教授所说的这句话:“面对真实不逃不躲,卯力投身不怕狼狈,他者的容颜自然而然地柔软了工作者的身段,启迪着工作者的灵性,工作者会长出分辨与取舍‘知识’务实的能力,追寻着与自身实践相呼应的认识与理解,从而亦能逐步掌握自己在践行路径中所确认与创发的实践智能。”以反映对话为核心技术的社会改变取向的行动研究绝不是坐而论道、只会写不会实践和操作的行动研究,而是集所有的知识和力量朝向促进实在改变的利器。


文章刊载在《中国社会工作》20167月上



上一篇:《社会改变取向行动研究》系列文章(二)    下一篇:近鄰分享:《在地人形 — 政治歷史皺摺中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近邻新闻 | 行动研究中心 | 社区教育中心 | 流动人口服务中心 | 联系我们 | 邮箱登录
版权所有:北京近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