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近邻新闻 行动研究中心 社区教育中心 流动人口服务中心 联系我们
 文件下载
 
 行动研究中心
《社会改变取向行动研究》系列文章(二)
发布时间:2016/8/30  浏览次数:728   

前  言

    2008年以来,中华女子学院的杨静教授与其所带领的北京近邻以及大陆的一群年轻人开始学习和传播来自台湾辅仁大学夏林清教授在台湾所推动的“社会改变取向行动研究”。该行动研究的核心理念为“培养好的实践者,寻求人性化的社会改变的途径”,它致力于社会实践和社会改变,包含了一套指导实务工作者如何扎根于本土的实践中去找到行动力量的方法。该行动研究适合于社会工作专业引用,有助于实务工作者认识到在实践中行之有效的理论是什么、这些理论如何产生并发挥着怎样的效用,也能够避免简单借用理论对丰富的实践经验贴上标签。

    本系列文章是北京近邻与《中国社会工作》杂志合作开辟的传播行动研究的专栏。以一群大陆农村社区草根组织的青年工作者以及台湾行动研究的前行着在学习和实践行动研究过程中的实务工作和成长经历为样本,书写其对行动研究理论和操作方法的理解、对于实践的反思和领悟,为大陆的社会组织工作者和社会工作同行提供一种思路和行动的借鉴。


是谁在哪个地方干着活

       ——行动研究的路数

                 台湾辅仁大学教授  夏林清


你是谁?

 

你在怎样的一个地方?

 

你和谁同行?你们是如何干活的?

 

——夏林清


我的专业背景是心理学,但台湾社工界的朋友都说:夏林清比社工还社工!这句话其实并不只是传达朋友们对我上山下乡式地在台湾街头巷尾一路践行的表达。这句话的背后,其实更指代这 30 年来两岸心理学、社工与教育相关专业的重要困难。因为我是 1970 年就入行的台湾心理咨询专业工作者,因此较之被制度治理所安排设置的教育与社工专业,我对全球化商品倾销式的心理学应用以及被错置的泛滥灾情十分不认同!在长达近一个世纪的中西文化遭逢碰撞的时日里,近二三十年接受高等教育培养的社工、心理学与教育专业工作者均无可避免地或生吞活剥、或东拉西扯地片断式地“学习”欧美知识。等到进入了某个特定社会环境内,面对扑面而来的个人与群体的具体难题,一线工作者陷入无法动弹的困境,“尽信书不如无书”反而成为了他们接地气的第一步。

 

在社会现场中,面对真实不逃不躲,卯力投身不怕狼狈,他者的容颜自然而然地打动了工作者,启迪着工作者的灵魂。当这样的践行之路走了数年,工作者会长出分辨与取舍“知识”务实的能力,追寻着与自身实践相呼应的认识与理解,从而亦能逐步掌握自己在实践路径中所确认与创造的实践智能。

 

近20年来,我们一路实验逐渐定性的“社会改变取向的行动研究”就是在上述这种社会背景下发展出来的。


“行动研究”是行动者对他自己与他所推进的实务工作进行探究,如学校教师进行课堂教学研究,老师是行动研究者,学生可在邀约下成为协同行动研究者(学习参与者)。去社区督导社工学生实习的督导老师,若想对社区进行研究,必得和社区田野实习的学生与负责社区的工作者发展出协同研究的关系,才能认清自己作为“行动研究者”的作用位置。

 


你是谁?


   行动研究对行动研究者的这个提问是由两个方向进行研究者的返身立地的拆解式自觉。首先,社会的每个人存在多层次社会系统中包含着的不同身份。譬如我以督导身份进入一个学生实习的机构做督导,身上有两层明显的身份——大学教授与实习生督导老师。除前两层角色关系外,还可能有一层未显但实存的关系,例如大学教授与该田野机构由过去到现在的历史人脉的关系,或与该机构主责之工作者过去已熟识的关系。因此,行动研究之所以成为社会科学研究典范中的一支,它的反身性首先是行动者的自觉与自我表明的揭露陈述。此一要义之所以重要,在于行动者介入/干预社会现况的行动必然产生了一个行动研究者与其他人物和环境的互动历程,行动研究者想要促发的改变不见得会吻合行动研究者原初的设想,复杂的现实会以一种动态演变之姿因着行动者们的行动效应而显现,这就是行动研究的研究过程的开展。

 

若说人类学诠释现象学典范的研究者有双看见社会互动细致建构的现象场的眼睛,那批判解放典范的行动研究者就要求行动者一要明白现形不隐藏晦暗,二要对自身手脚功夫与眼力(了解)框架的自知与自省同步共振,这是一个自觉与觉他同时启动的研究起点。换言之,行动研究的研究过程就像一场行动介入的探究者与他者、他群和情境交相作用的变化历程。社会改变取向的行动研究启动了一个行动者(研究者)自觉与觉他社会现况演变行动研究是行动者进行的社会探究历程,并侧重自觉与自我揭示,因为觉他的真切性得立足于自觉的明晰真实与勇气之上。行动研究的自觉除了对行动者在多层次社会系统中的作用、位置敏觉外,亦要求接地气的地方感知。

 


你在怎样的一个地方?

 

社会改变取向之行动研究之所以十分适合社会工作专业引用,有两个理由:其一,它以实践者反映理性为要,不会落入僵窄的工具理性。社工专业的首要之务,就是培养灵活行动与反映思考的工作者。其二,社会工作者在中国,是要存活伸展于城乡四隅的各个“地方”。因而,强调行动者与他人、他群和情境相互对话之社会探究的行动研究,方能支撑得住“立足在地”的社会工作的根本精神。

 

要能精准细微地陈述社会情境是怎样的一个“地方”,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这个基本提问要求工作者一步一个脚印地对社会情境中的人、事、物进行了解,不断做出阶段性的总结。这种总结不是开会式的几点几条,而是一种行动者身在场中,对社会动态演变之社会过程的描述解析性的理解,且此种描述性理解反映了自己行动的位置与策略特性。

 

比如我在培养一名社区工作者的督导过程中,可以请她描绘(说或写均可)在巷弄街区互动的七大姑八大婶们是怎样的一群妇女,她开口说:“我每天四点都出去遛遛,因为社区拐角大树下那个时间人多,七姨八婶几乎每天聊天,七姨……八婶是……她们……”这种实务工作者的日志式描绘,其实就蕴含着社区工作者(即行动研究者)在其如何进入社区的方式中认识社区的妇女。工作一年后,这名社区工作者就可以完成一小篇文章细致地勾勒这个小区的妇女是怎样的一群女性,自己又是如何开始社区妇女工作的。


   “特定处境中的行动者”和“在行动中进行反映”是行动研究的两个基础概念,行动者(反映的实践者)在了解与探究的行动中接了地气。

 


你和谁同行?你们是如何干活儿的?

   

    对社会互动敏感细腻的民族志工作者,善于细描现象场,在现象场中,他在场但他对自己和场中他人的关系发生了什么是有敏觉的,却通常只在行文最后略微反思做志,当然对方法论有所顾及的研究者则会自陈触及自身在场中与他人关系中所暗含的主题,例如关系中的焦虑或权力

 

行动研究的路数则对随着自身行动介入而演变的社会关系中的他人与他群,要能同步往内反观与往外辨识观照。这一内外兼修之功是增进行动中反映实践智能的站桩小功法。此法同时支撑住了看重他人,建立与之共同发展的协作关系。

 

年轻时,我在工业化改变中国台湾全岛人文地景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走街头入工厂,社工老朋友们说我比社工还社工的半甲子的实作,让我得以用社会改变取向的行动研究方法对全球商品倾销大局中社会科学专业习常而不察的错置有了觉察,人文厚土不在他方,而在落地践行翻土培土之功!


文章刊载在《中国社会工作》2016  7 月上



上一篇:《社会改变取向行动研究》系列文章(三)    下一篇:《社会改变取向行动研究》系列文章(一)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近邻新闻 | 行动研究中心 | 社区教育中心 | 流动人口服务中心 | 联系我们 | 邮箱登录
版权所有:北京近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