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近邻新闻 行动研究中心 社区教育中心 流动人口服务中心 联系我们
 文件下载
 
 行动研究中心
藏区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教育推动工作纪实
发布时间:2018/8/28  浏览次数:182   

2018年8月13日至8月18日,由中国民促会施永青农发基金资助,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囊谦县教育局的大力支持下,北京市近邻社会工作发展中心(简称“北京近邻”)与青海省玉树州金巴慈善会(简称"金巴")合作开展的“藏区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教育”推动工作在囊谦县香达镇如期进行。

一、缘起
近些来,未成年人遭受性侵案件的频繁发生,引发了公众对未成年人性安全的担忧。据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简称“女童保护”)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4岁以下)378起,平均每天曝光1.04起。受害人超过606人,女童遭遇性侵人数为548人,占比为90.43%;男童遭遇性侵人数为58人,占比为9.57%。

2018年7月中下旬中国版“#METOO(米兔)运动”,以燎原之火烧到了中国的各行业,更是触动了家长、教育工作者以及社会组织对未成年人性教育的敏感神经。究其原因有未成年人自身性安全知识缺乏、自我保护意识较弱,家庭中性教育缺失、学校性安全教育缺位等,这些都使得未成年人的性安全问题存在着极大的隐患。

基于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关注,同时为了引起学校、家长、社会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教育的重视,为未成人建立性安全“三位一体”的保护网。北京近邻早于2015年底至2016年,在北京4所打工子弟学校开展了儿童性安全教育工作的尝试,并积累了相应的经验。

2016年底,北京近邻在中国民促会施永青农发基金资助下,与金巴合作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开始了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教育,特别是青春期性安全教育工作的探索,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北京近邻从2010年起便与金巴建立了深厚合作关系,在近几年的合作中,曾听闻藏区发生过未成人遭遇性骚扰和性侵害的事件,还发生了小学六年级女学生因怀孕辍学的案例,因此双方在合作的基础上,开始关注藏区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和性安全教育工作。
2016年至2017年一年多的时间里,北京近邻与金巴通过一边培训一边调查的方式,发现藏区未成年人遭受性侵犯事实的存在,但在大多数人的意识中,并未觉得这是一个要说的“事”或是“问题”。由于玉树处于边缘高寒地带,长期处于较为封闭的状态,加上语言的障碍等因素,造成牧民的法律意识淡薄,缺少关于未成年人的性安全保护的法制教育,很多性侵实施者往往没意识到自己是在犯罪,更不认为自己触犯法律。因为一直以来没有人告诉他们什么是“性侵犯”。
藏族人全民信仰佛教,藏民拥有善良的慈悲之心,尽管发生了性侵之事,有的家长面对性侵犯者采取了宽容的态度,认为不能报案,这样会对此人的一生造成不好的影响,则选择协商私下解决,但却忽视了被性侵犯者的感受和权利,这样的态度给一些不法分子可乘之机。
金巴作为玉树在地组织,自2006年起,就在玉树州基层开展健康教育,学校健康教育是期重点工作,工作长达十余年,拥有非常丰富和细致的健康教育工作经验。但其健康教育内容中大多局限于生理健康、个人卫生习惯、传染疾病预防等方面,缺乏对未成年人的心理教育以及性安全教育内容。

因此,北京近邻与金巴合作的目的是想通过实地的调查研究,结合藏区风俗习惯、宗教信仰、民族特色和文化,共同设计出一套适用于学校教育和社区宣传的《青春期健康教育》课程体系,以便能将未成年人身、心、性健康教育的内容,融入到学校的常规课程以及社区健康教育宣传的工作中。同时,能通过培训学校的校长和健康教育老师等相关工作人员,引起学校的重视,推动学校相关工作人员,自己成为培训者,打造一支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教育教师队伍,共同促进藏区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工作的发展。

二、工作方法和内容
为了共同设计出适合藏区的《青春期健康教育》课程体系,同时培训学校老师及相关工作人员,主要采取了以下方法,来推动具体工作的进展。

第一,多方合作,保障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教育的工作能落实。

在合作的过程中,第一步,北京近邻作为组织方,由北京近邻理事长,中华女子学院杨静教授、北京近邻行动研究中心工作人员吴雨桐与金巴扎西才仁会长,原金巴副会长普吾(现囊谦县第一民族中学教师)形成工作小组,组织了专家团队的力量,于2017年初就进行了前期调查和试培训。

第二步,金巴争取到了囊谦县教育局的支持,通过囊谦县教育局发布红头文件,协调了囊谦县各乡村寄宿制学校的主管政教副校长、负责健康教育的老师、保健员以及宿管员等共计40余人参与了两天的培训。经过与囊谦第一民族中学、囊谦县第二民族寄宿制藏文中学以及囊谦县慈行职业培训学校的领导沟通,组织在校师生参与了“青春期身心健康讲座”。一方面,金巴能协同当地政府,共同参与,说明了囊谦县教育局对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教育工作的重视。另一方面,使得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教育工作的长期发展具有可持续性。


第三步,组织了经验丰富的专家团队。来自中华女子学院,长期关注社会性别和家长教育的杨静教授和来自河南妇女干部学校拥有三十多年青春期健康教育教学经验的董琳老师,使用参与式的方法,为课程设计提供专业力量支持。与此同时,形成在地的课程团队,熟悉藏区学生生活和文化习俗的普吾老师、金巴长期从事健康教育团队的尼玛江才、伊珍,共同参与《青春期健康教育》课程体系设计和讨论,尽量让课程内容贴近藏区未成年人生活实际。

第二,通过对在学校校长老师等相关人员的培训以及学生的讲座,修改和完善《青春期健康教育》课程体系。

2017年,专家团队已经对玉树州高中和老师开展过相关的培训和讲座,为2018年《青春期健康教育》课程体系设计打下了基础,课程体系的主要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针对学校校长和老师的培训,即对主管政教副校长、负责健康教育的老师、保健员以及宿管员等人的试培训(又称:培训者的培训(TOT)),来发现课程设计和内容的问题和不足。

  杨静,中华女子学院教授,北京近邻理事长
            董琳,河南妇女干部学校老师

培训期间,杨静教授和董琳老师,围绕了“藏区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教育”主题,通过参与式的方式、运用了案例分析、分组讨论、角色扮演等进行了培训。专家们主要就性安全教育的重要性、藏区为何要做性安全教育、大众对性侵犯的误区、受到性侵害后的后果、保护儿童免遭性侵犯相关问题法律法规和政策、为什么遭受侵害的总是女性、社会性别运作机制、老师如何进行学生和家长做性安全教育的宣传等相关内容做了详细的讲解。由于大部分的孩子离开了牧区,进入寄宿制学校生活,学校老师是为学生提供正确的知识和引导的重要途径。所以培训目的不仅让老师了解未成年人身心教育的相关知识、理念和教学方法,提高学校和教师的健康教育理论水平和工作能力,最重要的是,让学校重视未成年的身心健康教育的工作的同时,让学校校长老师以及相关人员自己成为培训老师,打造一支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教育教师队伍,成为此工作的积极推动者。

游戏时间





  丰富的小组讨论

                   小组成员分享






                                     
                                               角色扮演


最后,金巴扎西才仁会长再次强调了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教育的重要性以及今后的工作推进方向。


          参与培训的校长、健康教育老师等相关工作

第二部分,对学生和普通老师培训,即针对囊谦第一民族中学、囊谦县第二民族寄宿制藏文中学以及囊谦县慈行职业培训学校开展“青春期身心健康讲座”。




囊谦县第一民族中学学生老师

杨静教授、董琳老师以及在地课程团队的普吾老师对玉树州囊谦县第一民族中学和囊谦县第二民族寄宿制藏文中学初一初二的学生老师以及囊谦县慈行职业培训学校全校师生,分男女两组各进行了一天,共计十场“青春期身心健康讲座”。



囊谦县第二民族寄宿制藏文中学学生老师

讲座过程当中,专家团队通过形象生动,有趣的方式讲解了青春期的重要性、进入青春期后身体和心理变化的原因、应该如何看待并处理因青春期带来成长的快乐和困惑、青春期应如何面对男女关系以及多元的人际关系,最后着重说明青春期的性安全教育,特别是在藏族文化下,女孩因害羞和恐惧,在加上、的牧区居住分散,隐蔽性比较强,不敢告诉其他人。培训学校学生的目的,是希望增加学生对自身身心健康的认识,正确面对青春期所面临的困惑,对性侵犯的行为说不,同时增加其的自我保护意识。



囊谦县慈行职业培训学校全校师生


 
讲座期间,经过专家团队在囊谦县第一民族中学的全程示范后,在地课程团队成员的普吾老师开始尝试在囊谦县第二民族寄宿制藏文中学针对部分男生全程用藏语授课,最后在囊谦县慈行职业培训学校男生的讲座也都由普吾老师用藏语授课,这一过程主要是培养在地的老师,用自己的方式,将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以及性教育的内容转换成学生听得懂的语言,熟悉的方式来了解和认识相关内容。

第三,由金巴跟进《青春期健康教育》课程体系在地化

对学校校长和老师以及学生的培训,是为了能在通过现场互动和调查来了解课程的合理性、逻辑性、内容以及相关案例符不符合藏区的具体实际、宗教信仰等,不断修改和完善《青春健康教育》课程体系。与此同时,今后将由金巴来跟进将课程体系的内容与藏族的历史文化、特色、风俗习惯、具体生活的案例相结合,编写成更加适合和贴近藏区学生的课程体系。

三、收获和意义





培训和讲座后,项目团队对参与人均进行了访谈和评估。校长和老师们,之前只是看到了性侵犯现象的存在,但培训让他们认识到未成年人身心健康问题,尤其是性安全问题的重要性。这是一个必须要干预的问题,因为它影响了学生的身心健康的发展。同时,专家们运用的参与式的授课方式,这样给予每个人充分表达自己想法的空间,思想的碰撞,让成员充分参与,相互学习的方法,可以作为一种教学方法灵活地运用到平时教学中,让学生受益。



学生们表示,虽然曾听过相关的内容,但没有这么详细,讲座中提到与青春期相关的内容非常地实用,例如如何看待和处理月经,当喜欢一个人时,是不是爱情?面对别人的表白我应该怎么办?面对性侵犯时,不应该沉默,要勇敢的地说不!平等是所有的基础,男女彼此交往,应该互相尊重,而且每个人都是有价值的,男女没有不同。同时,也让他们认识到青春期身体、心理重要性,更重要的是性健康和性安全的重要性。

对北京近邻而言,作为推动者和组织者,深刻认识到要推动藏区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教育工作,必须在了解和认识到此项工作重要性和必要性的基础上,结合藏族特有文化和习俗等,贴近藏族生活的实际,绝对不能照搬照抄内陆的教材,要找到适合藏区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教育以及性安全教育的方法和路径。

对金巴来说,是在不断地学习过程中,认识到性教育的重要性。推动工作帮助金巴培养了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教育方面的师资力量,这些师资力量将来也可以成为金巴将《青春期健康教育》课程体系在地化的重要主力,促进此项工作的可持续性发展。

四、我们的团队
此次推动工作能顺利进行,是由多方力量共同完成的,缺一不可。一是中国民促会施永青农发基金的资金支持及其工作人员周丽娟、陈东梅的参与;二是金巴会长扎西才仁在地争取并协调当地教育局、囊谦县第一民族中学、囊谦县第二民族寄宿制藏文中学、囊谦县慈行职业培训学校给予的大力支持。三是北京近邻理事长,中华女子学院杨静教授既作为组织方,又作为专家团队成员,与河南妇女干部学校的董琳老师一起提供专业力量的支持。四是由北京近邻行动研究工作人员吴雨桐(2016年中华女子学院硕士毕业生),2018年中华女子学院硕士毕业生高明珠(未来北京近邻工作者),2018年中华女子学院社会工作本科毕业生夏雁秋,囊谦县第一民族中学的普吾(原金巴副会长)、金巴玉树办公室主任求英多杰、金巴健康教育讲师尼玛江才和伊珍,形成的助教小组,为整个工作提供行政和备课上协助。

为了呈现出最好的状态和培训效果,为了贴近藏族学生生活的实际,团队成员顶着高原反应,在每天紧张课程结束后,及时进行现场评估和总结,不断调整课件,细化和完善课程的内容和各个环节设计,备课到深夜。是大家的努力和合作,使得藏区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教育探索的脚步向前迈了一步,路漫漫兮,我们将继续前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社会改变取向行动研究》系列文章(三)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近邻新闻 | 行动研究中心 | 社区教育中心 | 流动人口服务中心 | 联系我们 | 邮箱登录
版权所有:北京近邻